怀念祖父

我们那边管祖父叫阿公。一转眼阿公离开我们已有12年了。我还清楚的记得阿公是在我高一开学的那天走的,爸妈怕我难过,没有告诉我,所以我错过了见阿公的最后一面。只记得那天,天空灰沉沉的,雨在下个不停。

阿公是我们家族的大家长,他和阿妈共养育了9个儿女,七男二女。在那个艰苦的年代,物质匮乏,还要养活这一大家子,可见阿公和阿妈是多么的不容易。阿公是个心灵手巧的人,他会修自行车,还会做各种铁工具,凭借着这些手艺,阿公被县五金厂看中,聘去当师傅。这样阿公就有了份稳定的工作,而仅靠那微薄的工资是不够维持家用的,于是阿公利用业余时间在家门口摆摊修自行车。阿公修车很熟练,做人厚道,因此生意很好,镇上的人和乡里来赶圩的村民都喜欢把坏的车让阿公修。在那个年代每个人都在为填饱肚子而辛苦忙碌。

在我的记忆中阿公是个严肃,不善言辞的人。在我两,三岁时,我就被爸妈带到县城去了,他们在那边做生意。虽在县城,爸妈忙碌时,就会把我和弟弟带回老家,所以就有了许多和阿公相处的机会。

小时候的我胆子小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怕阿公,阿公虽不善言辞,但如果我和弟弟淘气了,阿公还是会大声的训斥我们的,偶尔还会用手敲我们的脑门,虽说不疼,但那时候就特别怕他,老想躲着他。

记得有一次,我在外面玩,傍晚时分,听到阿妈叫我回家吃晚饭,就兴高采烈地跑回家。过马路时,不小心摔了一跤,我当时就哭了,看到两个膝盖都是血,就哭得撕心裂肺。

阿公在门口听到哭声,叫我自己站起来,马上回家。我边哭边委屈地走回家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阿公拿了一瓶自制药酒来到我面前,说,别哭了,只是破了点皮,擦点药酒就好。阿公刚要给我擦药酒,我就边哭边反抗,嘴里一直嚷嚷着不要擦这东西,会好痛的。可是阿公像没听到似的,叫叔叔抱紧我,就把药酒涂到伤口上。那药酒涂上去比摔倒时还痛,我哭得更凄切。

擦完后,阿公说,好了,别哭了,要勇敢点,再哭就不准吃饭,我不敢大声哭,只是流着泪的小脸上,气愤地瞪着阿公离开的背影,心里不停的骂阿公是讨厌鬼。阿公的药酒还真管用,没几天伤口就痊愈了,因为当时处理得及时,后来就只留了个小小的疤痕。

阿公有个爱好,就是喜欢看电影。他晚上有空的话都会去电影院看电影。那时候的电影都是一些战争题材的影片,反反复复的播放,可阿公都很喜欢去看,似乎总是看不腻。

当时最喜欢阿公去看电影了,因为每次他看完电影回家都会买些小糖果带回来,他把糖果放在大米缸里,第二天早上拿出来分给我和弟弟,那是我和弟弟最开心的时刻。

后来只要我和弟弟馋了就去翻米缸找糖果吃。偶尔能在米缸里找到一两颗剩下的糖果,有时候糖果放久粘糊了,我们也一样吃得甜滋滋的,感觉只要有糖果吃全世界都变得幸福了,觉得凶巴巴的阿公也变得可爱了。

在我们镇上有一条小河,那时候的河水清澈见底,住在河岸两边的人家都喜欢在那取水洗米,洗衣服。我们小孩子喜欢在河里抓小鱼,小螃蟹。可是阿公却不让我和弟弟独自去河边玩耍,还吓我们说河里有个妖怪,专门吃不听话的孩子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还真是不敢去河边玩耍了。但后来还是经不起那些小鱼和小蟹的诱惑,总是偷偷地拉上弟弟去抓。每次在河边把衣服弄湿回来,被阿公看到了,就自然免不了被阿公训斥一通,但第二天就忘了,又跑去河边玩耍,小孩子嘛,总是贪玩的。

夏天天气闷热,傍晚小河边上总是热闹非凡,大人、小孩都喜欢到河里游泳消暑。这时候的阿公最通融了,允许我和弟弟去河边,不过要在他的视线范围内玩。阿公很会游泳,什么蛙泳、仰泳、潜水啊都会,那时候的我很羡慕和佩服会游泳的人。

河里的水流缓慢平稳,人们在水里尽情嬉戏。我是不敢下水的,平时只是在岸边抓小鱼小蟹,要是真让我往水里走,我是不愿意的。阿公叫我下水游泳,我在岸边迟迟不敢迈步。阿公上岸把为我轻轻地推入水中,我就惊慌失措地扑打着水面,呛了几口河水,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快完蛋了。阿公游到我身边,一手把我的头托起来,一手把我的身体放平行,并叫我用脚踏水,用手划水。可是无论我怎样用力的划水,用力的踏水,就是浮不起来。阿公耐心的教着,我也很努力的学着,可是就是不会掌握要领,每次他一放手,我就慢慢的沉下去了。最后,我还是没能学会游泳,看来没有游泳天赋,这辈子注定要当旱鸭子。

童年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后来,爸妈的生意渐渐起色,并积攒了些钱,在县城买了房子,也算是定居下来了。随后我们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跟阿公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我们慢慢的习惯了县城的生活,在那里学习和工作,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圈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童年的一些记忆也渐渐的在脑海里淡忘。

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阿公,是在阿公病危的时候。阿公患有脑血栓,中风瘫痪在床四年多,在这四年里,虽然每次回老家都有见到他,但是他早已不会说话,除了眼睛还能动,其他的都动不了。每次回去看到越来越瘦的阿公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。

怀念祖父

最后一次的见面让我记忆犹新。阿公已经变得瘦骨嶙峋,他静静的躺在病床上,鼻孔里插着呼吸管,嘴微微的张开,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咳咳声,似乎是被很多痰堵住了。我来到阿公的床边,他眼睛睁得大大的,嘴微微的抽动了下,喉咙里的咳咳声变得急速,似乎是有话要对我说,但又说不出来。看到阿公痛苦的表情,我很心痛,眼里含着泪水,看着阿公的眼睛,握着他那像柴一样瘦的手,向他点了点头,示意他放心。阿公,最后向我眨了眨眼,平静了下来。

看着病床上骨瘦如柴,气息微弱的阿公,我怎么也想象不到他曾经是我记忆中那个身材壮实,精神矍铄,不苟言笑的阿公。我的心像被针扎了般在流血,很痛。

没过几天,阿公就闭上了双眼,永远的离开了那片他深爱的故土,离开了他深爱的儿孙们。我连他临终前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,这是我这辈子深深的遗憾。我只是知道,当我从母亲的口中听到阿公去世的消息时,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,哗啦啦的落下。那天的雨一直下个不停,连老天爷也在感伤。

阿公虽然离开我们十多年了,但我还是偶尔会梦见到他,在梦里他没有了以前的严肃,总是微笑的对我说话,只是我怎么认真也听不清他说什么。即使是个梦,但也让我感到欣慰,因为我又可以见到阿公了。阿公,一路走好!希望您在天上能保佑我们,我们会把您的善良,正直,勇敢和爱心一直的延续下去,我们会一直的怀念着您。

  • 标签:
  • 发表日期:2019-11-02 08:11:52 编辑:大语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