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温的潮气

我从未写过我的父亲。即使提到,也只是寥寥几笔,空有词句,却无法触动心绪。

父亲对于母亲来说,并不算一个好丈夫,年轻时爱玩,打牌,喝酒,性子也执拗,九头牛也拉不过来,到了中年,也还是庸碌无为。可此时与我来说,他和天下父亲都一样,都深爱着自己的子女。

雨先开始还是细细密密地飘着,不一会儿,便大了起来,敲在街上五颜六色的伞上面。这时,父亲从雨幕的深处向我驶来,他骑着一辆半旧不新的摩托车,顶部一柄深蓝色的大伞,他慢慢停下来,看得出来,他刚从矿山下来,卷起的裤脚溅满了黄色的矿土。

我向楼下的店主告别:“我走了,爸爸来接我了。”他笑着和蔼地问:“你刚才看到你爸爸擦后车座吗?用他的衣袖。”我愣了一下,答道:“没有。”

其实我看见了,我看见父亲用身上已经半湿的迷彩外套,将滴落在后座上的雨水擦干,可不知为何,当别人问起时,却说没有,也许是怕别人再问:“你爸爸这样做,以后会不会孝敬他?当他老了,你会不会也这样对他?”我会不知如何作答。

父亲还站在雨中,沉默地,静静地看着我,看着我向他走去,就像以往看着我远去的背影。

车在泥泞的山路上蹒跚着,我的手紧紧抓着父亲衣服的两侧,他的体温透过半湿的衣服,在我的手心留下温暖的潮气。我笑着说:“爸爸,你简直跟空调一样,冬暖夏凉。”“哈哈,可惜只对我自己有用,对你却没用,你在你妈肚子里挑选基因是,怎么不挑选点好的呢?”“怪我咯?”

时至今日,写下这篇周记,我仿佛还能感到手心那温温的潮湿和那天山林中的雾,迷蒙的雨。

朱自清的《背影》是“我”看着“父亲”离去的背影,可那最后,又何尝不是“父亲”望着儿子远去的身影。

温温的潮气

父母总是在原地,看着我们远去的背影,期待我们偶尔的回头。我无法回答店主的问题,是因为我知道,我对父亲的爱远不及他对我的,我无法现在告诉别人我未来会怎样孝敬父母,因为我们都不知道,未来是什么样子。我只记得,那天温温的潮气和酸涩的眼眶,还有那一直下,一直下,连绵不断的雨。作者:lhy2000

  • 标签:
  • 发表日期:2019-11-03 10:22:55 编辑:大语录